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际教育信息 > 思辨与表达:透过美国通识教育反思孩子的成才

国际教育信息

思辨与表达:透过美国通识教育反思孩子的成才

文章作者:思孚国际教育 发布时间:2016-08-26

美国通识教育,相信不少留学家庭对这个词并不太陌生,但是它所代表的真正内涵、精髓是什么呢?鲜少有人透过其本质挖掘它所带给我们的思考。美国通识教育在于培养孩子的思辨与表达,让学生生活的更有意义和快乐。今天小编要分享的这篇文章,是著名华人经济学家、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先生的亲身体验,他对于美国通识教育,对于孩子的培养有着很深的理解。一起来学习一下吧!

1、大多数中国人在美国只能做些技术活

我不是研究教育的专家,但是,这些年看到国内的教育,特别是我自己从小在中国受教育,然后又去了美国,自然有许多观察和体会。我有两个女儿,一个15岁,一个13岁,她们在美国出生、长大,这些年看着她们在美国上学。

同时,也因为我跟国内的一些大学一直有不少交流,所以基本能看到国内同行和教育界学者、业者每天的运作目标。特别是这些年看到这么多从国内培养出来的杰出高材生,他们在专业上这么突出,但思维方式却显得那么僵化、偏执,社会交往能力又那么差,除了自己狭窄的专业就不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、怎么表达自己,让我非常痛心。当然,这些问题折射出的是教育,包括正式的学校教育、家教和社会文化教育,与中国教育体系的教学方式和教学内容关系紧密。

2、本科毕业就成了专家,是一种失败

在耶鲁大学,我们对本科生的培养理念是:任何一个在耶鲁读完四年大学的毕业生,如果他从耶鲁毕业时,变成物理、电脑、化学或者是任何领域的专家,我们会觉得那是一种失败,因为我们不希望四年大学教育是培养专家,让他们在某一领域里面投入那么深,而忽视掉其它更广泛的做人、做公民、做有思辨能力的人的机会。

当然这也跟耶鲁这些年出了那么多总统有关系,以至于我们的历史系教授就想,既然以前出了这么多总统,说不定今天在校的哪个学生以后也会成为总统,怎么办?于是我们就开一门大课,叫做“大策略”,由两个研究世界史最出色的教授轮流讲,这是持续一年长的课程,是一种非常综合型的训练,讲孙子兵法、管子经济、古希腊策略等等。
在中国,从幼儿园到小学、大学、再到研究生,一直都强调死记硬背为考试,强调看得见摸得着的硬技能,特别是科学和工程几乎为我们每个中国家长、每个老师认同。这些教育手段、教育内容使中国在向创新型经济转变时面临诸多挑战。为了突破挑战,我们必须侧重思辨能力的培养,而不是只为考试;就必须也重视综合人文社会科学的训练,而不是只看重硬技术、只偏重工程思维。

3、美国从幼儿园就开始人文、通识教育

那美国的学校是如何开办的呢,有哪些地方值得我们借鉴和认真思考呢?

我有两个女儿,老大现在读高二,老二读初二。她们的经历大概是这样:

首先,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四年级前,没有家庭作业,下午放学就放学了,周末就是周末,不用担心学习。老师如果布置作业给学生,很多家长会抱怨,“你怎么给我的女儿、儿子这么多作业,那他们还过不过日子了?他们一生的幸福是我们更关心的,你不要让他们回家后每分钟都花到作业上,最后他们变成了人还是变成了机器?”所以,学校与家长谈判的结果,往往是这样一个结局:美国的幼儿园到小学四年级以前都不会布置作业。有没有考试呢?初一之前没有考试。没有考试学什么东西?其实美国学生学的东西很有意思,比如,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,他们的课程安排往往比较广泛。甚至在幼儿园的时候,我女儿她们每年都会有科学、一般人文社会、语言方面的内容,一共有三四门课程。比如,在人文社会课程方面,可能是今年重点了解一下亚洲不同的国家,以前的历史是什么样子等等;明年了解非洲、拉美等等。从幼儿园到小学,讲的深度会慢慢地上升,但差不多每年或者每两年会绕着五大洲兜一圈,这是一种非常广泛的了解。
你想一想,如果这些小孩以后出去做服务业、做市场营销、做外贸,他们对其他的国家一点都不了解,怎么能行?而有了这些从小学到的知识,今后到哪里去“全球化”,都不会有问题。

4、美国思辨能力的训练也始于幼儿园

思辨能力的训练在美国是自幼儿园开始就重视的强项。这具体表现在两方面:

其一是课堂表述和辩论,自托儿所开始,老师就给小孩很多表述的机会,让他们针对某个问题各抒己见,发表自己的看法、谈谈自己的经历,或者跟别人辩论。
另一方面,就是科学方法这项最基本的训练,多数校区要求所有学生在小学四、五年级时都能掌握科学方法的实质,这不仅为学生今后的学习、研究打好基础,而且为他们今后作为公民、作为选民做好思辨方法论准备。

我们别小看科学方法训练的重要性,因为即使到现在,我经常碰到国内的博士研究生,甚至是所谓的科学家,从他们做研究、思考问题、写论文的方法上,很难看出他们真的理解科学方法的本质和基本做法。

这是什么意思呢?在我女儿她们四年级的时候,老师就会花一年时间讲科学方法是什么,具体到科学的思辨、证明或证伪过程。

她们就学到,科学方法的第一步是提出问题和假设,第二步是根据提出的问题去找数据,第三步是做分析、检验假设的真伪,第四步是根据分析检验的结果做出解释,如果结论是证伪了当初的假设,那么,为什么错了?如果是验证了当初的假设,又是为什么?第五步就是写报告或者文章。这个过程讲起来抽象,但是,老师会花一年的时间给实例,让学生自己去做实验。这种动手不是为考试,而是最好的学习,让人学会思辨,培养头脑,避免自己被别人愚弄。这种动手所达到的训练是多方面的,尤其是靠自己思考、靠自己找问题,这非常出色。在小学没有考试,学生还做什么呢?

我女儿她们每个学期要为每门课做几个所谓的“项目”,这些项目通常包括几方面的内容,一个是针对自己的兴趣选好一个想研究了解的题目或课题。第二是要找资料、收集数据,进行研究。第三是整理资料,写一份作业报告。第四是给全班同学做5-15分钟的讲解。这种项目训练差不多从托儿所就开始。项目化学习,有助于培养孩子把学习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得比较好,因为他们在做Project Based Learning。

5、有思辨能力才能更好地“全球化”

正因为这种思辨能力的培养,现在我跟女儿讨论问题时,她们一听到任何话,很自然地就会去思考、怀疑、审视,然后就看能否找到证据来证明这个话逻辑上或者事实上、数据上站得住脚。这种习惯看起来简单,但是对于培养独立的思辨能力,让学生毕业以后,特别是大学毕业以后,不只是简单地听领导话的机器,这些是非常重要的自然的开端。

有了突出的思辨能力,才会把自己的思想和想宣传或推销的“东西”表达的很清楚。这样在全球化竞争的大环境中,才有可能独树一帜,在众多的同伴中抓住别人的眼球,脱颖而出。

也许,很多人会问怎样培养孩子的思辨能力和自我表达呢?当然,中国的教育体系一时难以改变,但是家长们可以从陈志武先生的亲身讲述中获得启发,为孩子创造有利的条件和机会,让他们慢慢形成意识并锻炼思辨和自我表述的能力。比如通过阅读培养孩子的思辨能力呢?设计师拜耶曾说过:“书籍的唯一真正用处,是使人能自己去思考。”就书中的某个问题或现象,和孩子一起展开讨论,鼓励其打破传统常规,发表不同的意见。

再比如常用的5W和1H的方法,家长们要有意识地引导孩子多给自己设置问题,当说到什么事儿的时候,他们应该这样问问自己:

Who-这是谁在说?熟人?名人?权威人士?谁在说这句话,重要不重要?

What-在说什么?是事实(fact)还是想法(opinion)?有足够的根据么?

Where-在哪里说的这些话?公共场合,还是私下里?其他人有机会发表不同意见么?

When-什么时候说的?事情发生前、发生中,还是发生后?

Why-为什么会这么说?他们对自己的观点解释得充分么?是不是有意在美化或丑化一些人?

How-是怎么说的?说的时候开心?难过?真心么?仅仅是口头表达还是成文的?……

版权所有:思孚国际教育(SFIE)

地址:青岛市宁夏路306号青岛科技园A座405

电话:0532-82107288 传真:0532-82107287 邮箱:request@sifuedu.org